射頻技術研習社

射頻原理

首頁
  >  射頻原理  >  正文  

5G資費定價的關鍵在于物聯網

2019年是5G商用元年,越來越多的人關注5G資費如何設置,關心是否用得起、用得好5G,業界也在不斷探討、調整5G如何計費、定檔,以便使5G更好地服務于大眾。

1564672417833052836.png

談及5G資費,首先要意識到,5G是革命性的變革,其高速率、低時延、大帶寬等特性帶來的不只是廣泛的應用,同時也帶來了無比繁雜的計費挑戰。

5G資費或將更低

縱觀全球,加快發展5G已成為戰略共識。韓國SKT、美國 Verizon、英國Vodafone、德國Deutshe Telekom等運營商先后公布了其5G資費方案。從其公布的套餐情況來看,目前的價格相對較高,對此,我國許多用戶不免焦慮:我國的5G套餐是否也會如此之高?

中國移動原董事長、全球移動通信協會高級顧問王建宙認為:“對消費者而言,技術越先進,價格越便宜。2G、3G、4G時代已經證明了這一點。”北京郵電大學教授呂廷杰同樣表示,5G資費和4G可以持平甚至更低。因為移動通信技術的不斷升級換代就是利用擴頻技術和頻率復用技術來實現提速降價的。5G效率的提升一定會讓5G比4G的單位資費更便宜,只是不會發生在初期。因為在5G使用初期,運營商沒有太多的應用,費用相對貴一點。但隨著應用和使用的普及,5G資費最后將比4G更便宜。

埃信華邁(IHS Markit)首席分析師Seth Wallis Jones向記者分析稱:我們已經看到了世界各地的運營商都在推出各種5G套餐。但總的來說,運營商很難對5G服務收取額外費用。5G資費看似很高,但用戶可以獲得更快的上網速率、更多(或無限)的數據以及更多的捆綁業務服務,實際上與同等4G服務的價格相同。

盡管我國三大運營商目前并沒有公布5G套餐資費的具體價格,但此前三大運營商都做過一些暗示或者表態:“5G資費不會很貴,人人都能承擔得起。”

5G資費結構將更靈活

5G資費既然人人都能用得起,那么如何用?5G資費和現在的資費相比將有哪些變化?可以看到,在5G初期,已經建設的5G網絡都是NSA模式,使用的仍是4G核心網,所以在計費方面估計還是以4G模式為主。Strategy Analytics高級分析師楊光認為:“在個人用戶市場,5G初期的資費模式主要是按流量計費和按速率計費兩種模式,同時運營商普遍會在套餐中捆綁內容、應用、國際漫游或其它權益。”Strategy Analytics預計5G資費結構將更靈活,形式更為多樣,從單一的以流量為核心,轉向多維度、多量綱的資費結構。未來5G資費可以是以流量為核心,也可以以用戶體驗(如數據速率、時延等)為核心,還可以是以內容(如視頻、游戲等)為核心進行設計,同時可以給用戶更多的選擇權,使資費計劃更為個性化,以滿足不同用戶的差異化需求。

那么設置5G資費時又要考慮哪些因素?楊光分析認為:“運營商一般會根據市場發展階段和目標確定資費策略。在新技術剛進入市場時,往往會瞄準樂于嘗鮮的中高端用戶,這時的資費設計往往會突出新技術帶來的新體驗,且力圖拉高用戶ARPU。當新技術進入普及階段,市場目標是加快既有用戶向新技術的遷移,這時需要降低資費門檻,加快新技術向大眾市場的滲透。而當市場發展完全成熟時,運營商可能會考慮不限量資費或捆綁更多的內容、權益來進一步拉高ARPU。”

運營商也正在探索與4G產品既有承接又有創新的計費模式。

5G定價更為關鍵在于“物”

5G不只是連接“人”,還要連接各種垂直行業,這將顛覆以往的商業模式。對于企業來說,5G計費模式將有巨大變革,時延、連接量、速率等都將是計費時考量的因素。5G計費結算對象將更加細分。目前4G主要的計費對象還是面向C端用戶,部分物聯網業務的支撐也是以2C的模式來支撐2B的業務。在5G時代,運營商從對2C的支撐轉向2B的支撐,變化將非常明顯。

中國電信副總經理高同慶曾表示,多量綱和權益合作可以提升5G價值。價值計量方式從單一量綱變化:從2G/3G/4G的使用量到5G的使用量、切片量、連接量、時延等級、速率等級。具體體現在如下幾個方面。在服務價值方面:5G速率變現,以上行速率保障計費,如網絡直播;5G時延變現,促進以時延為基礎計費,如AR/VR、游戲。而在碎片價值方面:5G切片變現,按需切片、動態計費,如體育、音樂會、演唱會現場直播等應用;5G連接變現,以連接數為基礎計費,如可穿戴、智慧家庭終端。在流量價值方面:流量變現,推動大流量業務普及,促進DoU放量,流量閾限提高,比如VR、8K高清直播、視頻監控;體驗變現,如AR商業購物應用。

但目前來看,在垂直行業方面還沒有很成熟的模式。楊光認為可以預期的是,運營商肯定都希望能在單純的流量資費之外開拓出更多的新型商業模式。利用5G顯著增強的網絡能力,把運營商的管理服務能力、業務平臺能力、數據分析能力乃至渠道推廣能力等綜合在一起形成一攬子的綜合能力解決方案,可能是5G時代運營商開拓垂直行業市場的理想模式。

綜上來看,對于個人消費者業務而言,5G計費方式將以流量、速度和時延為主。在企業市場方面,未來針對企業用戶的業務計費方式將會出現多量綱、多層次的新模式。運營商需要實現5G2B2C,通過2B的多形態合作為最終用戶提供權益價值。

運營商的“難”

多量綱、多層次的計費方式將創造更多機遇,為用戶提供更多靈活套餐選擇的同時也無疑給運營商帶來了許多挑戰。

在個人消費者市場,經過幾年的提速降費,流量單價已大幅下降,壓縮了5G資費設置的空間。而另一方面我國消費者用于移動通信的支出在人均可支配收入中的比例仍明顯高于發達國家,很難期待消費者會在5G時代顯著增加用于移動通信的支出。所以,運營商在傳統個人消費者市場的經營將面臨較大挑戰。

但楊光強調,目前我國互聯網人口紅利期已接近尾聲,運營商渠道的重要性可能會逐漸上升,同時5G引入的網絡切片、邊緣計算等新技術也會顯著提升運營商的網絡能力。供需雙方共同作用可能會為運營商探索B2B2C等新型商業模式創造機會。

在政企市場方面,其普遍被認為是電信運營商在5G時代的機會所在,但也面臨諸多挑戰。在楊光看來,電信運營商的傳統模式是用標準化的產品服務于盡可能多的用戶,從而利用經濟規模獲取盈利。而政企客戶需求千差萬別,對運營商提供定制化、差異化服務的能力提出很高要求。運營商能否適應這樣的要求還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這種情況下就更需要運營商乃至監管機構解放思想,探索新型的網絡部署以及客戶合作模式。中國移動在“MWC上海”期間提出的公網頻譜局域專用可能就是一種可行的思路。

如何多方共贏

5G投資建設成本過高,如何實現多方共贏,以便更好地開展5G商用?國外又有哪些經驗可以借鑒、復制?對于運營商,Seth Wallis Jones指出,從長遠來看,5G盈利的關鍵著眼點在于各種商業消費和工業應用,例如大規模物聯網和超可靠低延遲通信(車聯網等)。這些服務為運營商開辟了新的收入機會,并將衍生出全新的資費結構。雖然在未來幾年5G部署將使運營商資本支出大大增加,運營商也可能很難對5G服務收取直接費用,但5G將促使消費升級,最終運營商仍將受益。

楊光就此建議,國內外移動通信市場具有很多共性,國際經驗有很多可以借鑒之處。比如韓國運營商普遍將VR/AR作為5G的特色業務,圍繞業務需求制定網絡部署和商業合作的策略;歐洲的Swisscom、Vodafone等運營商主打5G的體驗優勢,用數據速率作為資費體系的主要區分維度......但是這些實踐都還處于早期階段,具體的市場影響還有待持續的觀察分析。而且我國移動互聯網市場與國際市場存在較大差異,也使我國運營商有必要更有條件去探索符合自身實際情況的5G發展之路。依托于我國領先的移動互聯網市場環境,我國運營商也有可能引領國際5G商業模式的創新。


乐天堂官网